华洲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华洲资讯>文化>《鸽子隧道》做间谍与写小说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鸽子隧道》做间谍与写小说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更新时间:2019-11-09 15:13:57   浏览次数:3200
[摘要] “间谍生涯与小说写作其实是天造地设的一对。两者都要随时准备好去窥视人类的罪过,以及通往背叛的种种途径。”《鸽子隧道》是英国国宝级小说家勒卡雷的唯一回忆录,记下了他人生中近四十个刻骨铭心的片段。《鸽子隧

约翰·勒卡雷是20世纪英国最著名的间谍小说家。

鸽子隧道

作者:约翰·勒卡雷

译者:温塞尔

版本:上海人民出版社

2019年7月

勒卡雷的代表性电影改编自柏林间谍。

“间谍生涯和小说写作事实上是完美的搭配。双方都必须随时准备好侦察人类的罪恶和各种背叛方式。”鸽子隧道是英国国宝小说家勒卡雷的唯一回忆录,记录了他一生中近40段难忘的片段。在这本书里,有两个勒卡雷,一个是作为间谍小说作家,他写了军情五处和军情六处,就像托尔金写的中国世界一样。另一个是有才华的当代小说家,寻找逃离的自我。

勒卡雷的最后一道防线

在鸽子隧道(Dige Tunnel),le carre似乎已经过了保密的最后期限,倾吐了所有将要被遗忘的秘密。年轻时,他曾询问过奥地利军营中的捷克难民和那些想在安全屋投降的人——包括一名双重间谍。他在小说中虚构的“sharratt”等地方接受军情六处的培训课程。虽然他说他只学了“我从来不需要,很快就会忘记”的技能,但训练原本是为了让人们养成某种习惯,这种习惯会潜移默化地融入受训者,成为他行为的一部分。也就是说,忘掉一切。

当我们阅读勒卡雷的小说时,我们熟悉他那断断续续的叙述风格:时间和空间的不断跳跃,间接的言语受到位置、知识和个人处境的限制和扭曲。当我们读这些小说时,我们经常用戏剧性的动作欺骗我们的读者。讽刺的是,他使用各种各样的情报行话和情报专业人员的姿态,他的叙述意图总是如此不可预测。他一定从过去审讯室里被审问者的陈述中学到了一些东西。或者,“sharratt”反审讯课程必须教会他如何一步一步地妥协,把真实信息作为某种成分,一点一点地小心地向审讯者披露,编造大量虚假信息,并形成自己的系统来保护最重要的秘密和最后一道防线。

每个人都有最后一道防线。

勒卡雷的最后一道防线是他的人。那些在他一生中以各种方式与他有过(好或坏)关系的人。

他想保护他们的秘密,这几乎成了他的道德。海顿等他小说中最糟糕的人物,当他们背叛自己的人民、朋友和同事时,就变坏了。像海顿的原型人物一样,菲尔比国王,20世纪最著名的间谍和叛徒。勒卡雷甚至可以理解他背叛的动机,并在某种程度上同情他的意识形态,但他仍然鄙视他,因为他的背叛暴露了世界各地数百名英国间谍,他们都是他的同事、朋友和人民。他强迫这些人逃离他们原来的生活方式,让他们被抓获和暗杀。因为他不同情菲尔比,勒卡雷甚至反对他长期崇拜的小说家格林。

尼古拉斯·艾略特(Nicholas Eliot),菲尔比在军情六处的同事和知己,《鸽子隧道》用一章记录了勒卡雷与他的交往。勒卡雷显然不太喜欢他的伊顿风格。此外,艾略特也是勒卡雷“圆形屋”顶层的一个人,他在小说中反复讽刺和讽刺。但最终,勒卡雷高度评价了这个人。因为——正如这一章的标题所说,艾略特是“兄弟的守护者”,而菲尔比后来公开叛逃了。艾略特在整个过程中从未说过任何对他有害的话。勒卡雷怀疑这个人所说的一切,认为这些都是情报界所谓的封面故事。但勒卡雷在《朋友间的间谍》(鸽子隧道中提到)一书的序言中说:菲尔比用封面故事欺骗敌人,艾略特欺骗自己。然而,每个人都知道菲尔比的敌人是他的同事和朋友。

冷战规则:每个人都有第二个动机

勒卡雷是最了解冷战时代的小说家。他说:冷战的第一条规则是没有什么东西看起来肤浅。每个人都有第二个动机,也许还有第三个。他是一名间谍,作为一名冷战战士,他观察前线阵地。他写了一部接一部的小说,深入研究了每个角色的动机。他越来越怀疑那些看似坚定而雄辩的观点。最后,他证实了唯一需要保护的价值是对人的忠诚。

鸽子隧道用零碎的记忆记录了与勒卡雷的写作和生活有重要联系的各种人物。它们不是按照时间表排列的,而是在漫长的审讯过程中从记忆深处浮现出来的生动场景。就像《锅匠、裁缝、士兵、间谍》中持续了四章(5-8)的询问一样。受审的塔尔一点一点地向斯迈利透露了真相。时间和地点经常混淆,需要随时纠正。演讲者不时沉浸在生动的细节中——如此生动以至于叙述失去了焦点。捕捉重要信息需要机智、细心和对背景知识的透彻理解(就像笑脸本人)。

这些人物中有许多以不同的方式出现在他的小说中。土耳其人穆拉特·库尔纳兹(Murat Kurnaz)在关塔那摩的美国军事监狱生活了五年,忍受了各种电刑和水刑。最终,他被发现与恐怖组织无关。梅利克就是《头号罪犯》中的这样一个人。小说中的另一个角色,伊萨,一个梦想成为医生的车臣难民,被一个捷克电影演员勒卡雷发现。这位捷克演员取得了杰出的成就,但他很奇怪,满怀希望地移民到伦敦。他计划停止表演,学习医学。勒卡雷在金边遇到了一个勇敢的女人伊薇特,她后来进入了《永恒的园丁》。杰里·韦斯特博格,斯迈利三部曲中快乐的战地间谍,比他真正的对手彼得·西姆斯更早来到勒卡雷世界。勒卡雷首先在小说中塑造了这个角色,然后在新加坡的莱佛士酒店遇到了真人。他一见到他,就知道韦斯特博格本人已经来了。

骗子,幻想家,偶尔还有囚犯

世界上最活泼的女人,查理在《小鼓姑娘》中,她的原型就像小说中的她。她也是一名演员,那是勒卡雷的同父异母妹妹夏洛特。夏洛特是皇家莎士比亚公司的成员,曾出演电视剧。她是一个极左的政治活动家。查理在小说中接受了以色列情报机构的训练。他们试图从心底重塑她,让她同情她,从意识形态上接近她,最终加入伊斯兰恐怖组织,最终把她变成双重间谍。这次训练不仅是为了查理,也是为了勒卡雷本人。因为在研究人物的过程中,作者不断接近巴勒斯坦激进运动。鸽子隧道中与此相关的四个部分被命名为“现场剧院”。舞台术语来自约瑟夫,查理在《小鼓女孩》中的招募者和教练。约瑟夫想让查理在另一个真实世界扮演另一个查理,这相当于查理的现场剧场。在约瑟夫的指导下,查理把她的表演提高到了一个新的水平。她变得更加容光焕发和热情,她的心也因为表演而变得越来越复杂和深刻。

就像查理的现场剧院一样,勒卡雷也在自己的现场剧院遇到了一些角色。他与他们融合,张开双臂接受他们的想法,使他们扰乱他的内心世界,使他的想法和立场越来越复杂。他们包括阿拉法特、巴勒斯坦军事指挥官萨拉赫·塔马利、法塔赫战士团体、加入巴勒斯坦恐怖组织的德国女活动家布里吉特、以色列女监狱长考夫曼少校、犹太明星电视演员迈克尔·阿尔金斯(秘密加入追捕纳粹的地下组织)和出没于贝鲁特最危险地方的战地记者老莫。这些人物分裂了勒卡雷的情感立场,使小鼓女孩查理不仅反对恐怖暴力,还沉溺于恐怖主义的激情。她忠实地为以色列特工服务,扮演他们的敌人,并且因为她的角色而同情那些敌人。

罗尼,勒卡雷的父亲,骗子,幻想家,偶尔也是囚犯。他和他周围的人为勒卡雷的小说提供了各种角色。勒卡雷看到了当时最好的律师、电影和电视明星,以及伦敦罗尼家的地下犯罪团伙头目。然而,根据勒卡雷自己的想法,罗尼遗产中最有价值的部分是给他一个成为小说家的关键的初步训练。罗尼一生都在从事商业欺诈。勒卡雷认为这一切都是因为罗尼总是幻想过其他形式的生活。小说家难道不想想象别人的生活吗?罗尼喜欢充满危机的生活。罗尼擅长表演,对语言非常敏感,经常在观众面前发表精彩的演讲。罗尼热衷于控制他人。罗尼只能凭想象画出动人的蓝图。这些天赋可能会在现实生活中造成很多麻烦,但是把它们给小说家就成了一笔宝贵的财富。格林说童年是一个作家写的信用卡余额,勒卡雷觉得他生来就是一个百万富翁。

鸽子隧道中的人物经常出现在清晰生动的戏剧场景中,就像聚光灯下的舞台。焦点在这一刻。即使人物的背景被提及一点,这似乎也没关系。对勒卡雷来说,这个角色最有意义和最难忘的是此时此刻在舞台上的表演。在勒卡雷看来,一个人的道德或不道德,一个人的勇气和懦弱,一个人的热情和冷漠,只有在那个戏剧性的时刻,才会暴露出来。在这部戏中,他们的一个行动、一个表情、一句话、一个简单的选择和一个不自觉的人性缺陷都成为了勒卡雷小说和生活的一部分。□小白

广西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广西快乐十分 极速飞艇下注 山东群英会开奖结果

上一篇:李霄鹏:鲁能要让胜利成习惯 提前透露蒿俊闵王大雷缺阵pk上港
下一篇:国庆7天送客1211.8万人次!千名员工公交放弃休假当向导

相关